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江苏白癜风传染吗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2-13 13:03:43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江苏白癜风传染吗,江西能不能治白癜风,得白癜风后应用哪种方法治疗,鸡西白癜风医院,吃保健品能治好白癜风吗,海阳白癜风,临沂根治白癜风的中医

原标题:在世界海洋日,随7位自由潜水大咖走进奇幻海底(组图)

【编者按】今天是世界海洋日,我们为所有向往海底世界的旅行者挑选出未来最具吸引力的7片海域,并邀请刚刚到访过这些地方的自由潜水达人讲述他们的奇幻之旅。

自由潜水,被认为是世界上第二大危险运动,危险系数仅次于高楼跳伞,但同时,它也是人类融入海洋世界、与海洋生物近距离接触的最佳方式。就拿观鲸来说,水面观鲸、水肺观鲸、自由潜观鲸是我们所知仅有的三种方式,前两种分别受限于交通工具及水域,很难看到大型海洋哺乳动物的优雅泳姿,而自由潜水则允许潜水者不携带氧气瓶和呼吸调节装备,轻盈灵活的进入海底与鱼群共舞。

“两次呼吸之间的旅行”是它的另一个名字——来看看陆文婕、铜峡谷、李艺、安娜、包括、雷雨、Jessica Du这些蓝色海洋的追随者们怎么说吧。

南极天堂港湾

推荐人:陆文婕

在到达南极之前,我和Harbor House Life纪录片拍摄团队首先前往阿根廷的乌斯怀亚,世界最南端的城市,然后租了一艘15m帆船,用五天六夜时间横穿以魔鬼著称的德雷克海峡。一路上,茫茫大海,狂风巨浪,加上从未经历过的寒冷,我感觉随时都有可能突破自己的极限。

到达南极大陆之后,在岛屿对海风的屏蔽作用下,整个海面变得非常平静,世界突然静谧下来,我们的帆船慢慢地航行着,对比之前德雷克海峡里的颠簸,真的是天堂和地狱的反差。经过简单的休息之后,开始了潜水的行程。

陆文婕摘掉面镜感受南极的冰水。本文图片均为受访者提供,受访者名片 制图 张泽红

天堂港湾(dise Harbor),是我和队友们在南极的停留地点之一,也是第一天的潜水目的地。港湾四周环绕着白茫茫的雪山、平静的海水,周围还有很多企鹅,真的就像天堂一样。这是我潜过的最冷的水,在水面上是2℃,再稍微往下点,靠近冰山的地方是-2℃,是盐水,这也是零下却没有结冰的原因。在这个水温里呆的时间久一点,感觉自己手指尖、脚趾尖、脸和嘴唇这些没有被湿衣包裹的地方,渐渐有麻木的感觉。我请教南极向导、极地探险家和耐力运动员Dixie Dansercoer,在冰冷的地方发麻是不是一个问题,皮肤组织会不会冻伤。他告诉我,在南极夏天这个情况不用担心,发麻和疼痛感都是一个正常的过程。

不管怎么说,在南极潜水还是具有一定危险性。首先是寒冷,极地大陆的寒冷并不是嘴上说说,我们穿的是9mm的定制湿衣潜水服,但依然不能长时间待在水中,出水之后也要马上穿好衣服,因为没几秒钟潜水服上的水就结成冰了。另外的危险来自于冰山,因为南极大陆的冰是淡水,在和盐的海水相混合的时候会产生一种叫做盐跃层的现象,所以不可预知地会发生冰山翻滚、滑落等等,这些对于自由潜水者来说是致命的。

可是,正因为如此,水下的冰山也特别美丽、神秘。在淡水海水相融的过程中,部分的水域清晰度只有一两米,冰山周围的地带则呈现出奇妙的朦胧感,还会有很多冰块溶解过程中释放的小气泡,就像香槟酒杯里的风景。有一次,我们的船长不停的向正在潜水的我们的发撤退警报,因为他觉得边上的冰山有危险,可对我们而言,是在南极潜水真的太爽了,根本不想停下来。

我们遇到了海豹,它们躺在冰面上,好奇的打量着我们,也不逃跑。还有企鹅,在岸上的时候很笨拙,走路摇摇摆摆,经常三五步就滑倒一下,但是到了水中的时候,就变得异常敏捷灵活,穿梭速度非常快,它们更像是鱼,而不是鸟,这种景象只有在这里才能看到。见到我们拍照,企鹅还会好奇的跑向我们,也许是南极的动物并没有太多机会接触到人,所以它们并不惧怕我们,这种人与动物的关系实在太难忘了。

南极天堂港湾,企鹅它们是这片天堂的主人

亭可马里海沟

推荐人:李艺

作为一名自由潜水教练和职业水下摄影师,我可能会对自己去过的诸多岛屿和潜水圣地心存偏爱,但如果只能推荐一个地方的话,我会选择位于斯里兰卡东北部的亭可马里。

亭可马里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天然观鲸胜地之一,它深达4000米,冷暖流在此交汇,将海底丰富的营养物质和浮游生物一同带向了浅海,而丰富的食物来源亦吸引种类繁多的鲸群在此栖息,比如说体积最大的蓝鲸、潜的最深的抹香鲸,还有领航鲸、布式鲸、赛鲸等。随着近年来猛虎组织的消亡,这块天然宝地慢慢回归到人们视线中来。

总是带着相机下水的李艺

每天早出晚归的追鲸之旅并非一帆风顺。在浩瀚的大海中寻找鲸鱼实属不易,能够下水目睹和抓拍到这些高智商害羞的哺乳动物的芳容更是难上加难,但正因为如此,整个旅程才显得神秘莫测。

当我第一次在水下看到四头体长10米以上抹香鲸朝我迎头而来时,霎时间头脑一片空白。儿时的梦想在这一刻被实现,但却由于陌生而不敢靠近。其实鲸类都是海洋中温柔的巨兽,历史上也没有人类被鲸群伤害的记录,有的只是人类贪婪射杀抹香鲸获取鲸油的蛮荒时代,直到石油的发现才终结了抹香鲸的厄运。

在亭可马里,我曾经用声音和眼神与一只体型与我自己差不多的领航鲸进行“交流”。一次追鲸下潜拍摄中,一只领航鲸出奇的靠近我,我端着水下相机,在水中与它保持5米的距离一起慢慢游动,它在用声纳“打量”着我,而我突如其来的用我憋气下潜时唯一能发出的“嗯嗯嗯”的哼唧声作为回应,它居然跑过来侧身看着我,虽然我们彼此都不知道对方在说些什么,但是这一刻温柔的对视让我久久无法忘怀。当然,我们也运气极佳的看到了3次蓝鲸!25米左右的大家伙从你身边游过,犹如一列火车车厢在你身边一样震撼!

在亭可马里与鲸共舞

巴哈半岛

推荐人:雷雨

巴哈半岛也叫下加利福尼亚半岛(Baja California),在墨西哥西北部,墨西哥湾与太平洋之间。那里有仙人掌丛生的红土沙漠,还有土狼占据的丛林,以及丰富多彩的海洋生物。在一年一度最适合观赏大白鲨和鲸鱼的季节,我和Edmund Jin、Jessica Du、王梓等一行五人,来到巴哈半岛,从美墨边境向南70英里的Ensenada港口出发,一路向南航行。

茂密的海底“丛林”

第一次出海的时候风暴很大,颠簸了几个小时之后,船的发动机坏了一个,所以只能返航了。也是因祸得福,我们在岸上充分领略了巴哈半岛的魅力——在沙漠里越野,在庄园骑马,品尝葡萄酒庄园里的美酒,大啖美食。第二次出海就顺利了许多,巴哈半岛海域的海洋生物非常丰富,水域极佳的能见度极佳,一路可以看到飞鱼海豚追着船身乘风破浪。替我们掌舵的是一位经验丰富的墨西哥船长,性格热情粗矿。他导航着快艇,不断寻找着海洋高点,确保我们一下去可以看到各种成群的鱼风暴。这里是世界上唯一一处可与海狮实现物理接触的地。,潜水者百分之百会遇见海狮,这些非常调皮的小鬼头有时会走过来轻啃潜水者的脚蹼,用萌萌的大圆眼打量人类,很有灵性。

印象最深的可能还是,我们在潜水期间的饮食是用亲自打捞获得的食材制作的。每天八小时,在三四十米的深海,打几百磅的大金枪、箭鲅鱼,每天一起做好吃的食物。而在瓜达卢佩,情况就没有这么悠闲了,我们到了大白鲨聚集的海域之后,船长钓到一条黄鳍金枪鱼,还没等拉起来,一条大白鲨游过来咬掉一大半。我们还进入水中和大白鲨近距离接触了下,现在回想起来还觉得有些惊心动魄,我的队友Edmund Jin还游过去拉着大白鲨的尾巴游了一段。

海狮好奇地望着雷雨

北加州海岸

推荐人:包括

美国加州的北部海岸,风浪大,水下能见度很差,这样的深遂浑浊的水中,很难想象到底会有什么生物。在这趟旅程中,跟我同行的是著名野外摄影师及美国猎潜冠军Dan Silveira,他在加州定居,对于这一带的海底了如指掌,所以当他告诉我这下面有巨大的红边鲍鱼时,我是相信的。

我们在海岸边支着帐篷,生着篝火,等着大风大浪过去,整整等了三天。最后一天,海面仍未平静下来,但我们也等不及了,只能疯狂一搏,顶着巨大的海风换上自由潜装备,从悬崖顶上下到海边,然后开始往海里游。以前我在墨尔本经常下水去捞黑边鲍,像这种风浪,这种能见度,说实话我知道是绝对不可能下水的。

包括在加州的北部海岸

海湾入口附近的地方,水更深更浑,水下密密麻麻地长着数米高的巨大水草,从海底一直伸出水面,看起来显得阴森恐怖。顺着水草生长的方向一直向下游,我再回头时已经看不清自己的脚,就这样一直向下,感觉进入了寒冷的深渊,而水底的景像让我目瞪口呆——一块不是很大的石头上,吸满了巨大的红边鲍鱼!

我们用鲍鱼刀分别撬了三个大家伙,这是渔证允许的上线,其中最大的一只直径超过27厘米,说是超级大丰收也不为过。北极湾

推荐人:安娜

北极湾城(Arctic Bay)是加拿大奴纳维特地区巴芬岛的一个城市,有着五千年因纽特人居住的历史。每年,从五月份开始的三个半月内是太阳不落的白昼。在1872年,威利亚当斯船长驾驶着北极号欧洲捕鲸船经过这里的时候,用船的名字对该地进行命名。可是生活在这里因纽特人依然称它为伊克派珠科(Ikpiarjuk),意为“口袋”——这是个三面环山的内陆湾。

我们一行人在渥太华汇合,到了北极湾之后,乘坐了3个多小时的雪地摩托和雪橇到达营地,前往潜水点。一路上遇到了各种死去的鸟类尸体、海豹尸体,还有海豹警惕的看着我们。眼下正是北极熊捕猎海豹的季节,北极熊有时候会遮住黑色的鼻子蹲在海豹的呼吸洞口,等海豹不注意出水的时候拍死它。这就是北极,残酷而美丽。

在冰洞中穿梭

北极向导并不知道我们打算湿衣自由潜,只准备了干衣,要求我们绑着安全绳下去,但我们此行预设目标却是要完全自由的在冰下和独角鲸共游,于是下水不久,队员们固执的解开安全绳游走了。

冰下的世界错中复杂,有时候会和迷宫一样,每一片冰面下面的世界都不一样,每天都有新的冰层裂开,大块的浮冰被离岸的洋流带走,出现新的迷宫。在潜水的过程中,我们可以听到远处传来的独角鲸的叫声,但苦于一直没有机会跟它们亲密接触,只有某一天早上,在岸上我们远远的跟它们打了个照面。这是旅途中唯一的遗憾。

安娜与队友Kimi Werner在浮冰上小憩汤加群岛

推荐人:Jessica Du

每年大翅鲸在南极洲海域进食后,随着日照的变短,会南下洄游到汤加王国的海域,繁衍后代。自从1979年,汤加王国明令禁止捕猎大翅鲸之后,这里成了近距离观赏大翅鲸的理想海域。而在2016年8月中汤互免签证协议实施后,我随Harbor House Life的潜水伙伴们毫不犹豫的来到这个南太平洋最后一个未开发的岛屿群。

前往汤加没有直达航班,需要先飞到斐济或者新西兰,转机到弗阿阿莫图机场。当地很多人都是虔诚的基督教信徒,所以星期天在城里也许都看不到人,因为是“安息日”的缘故。

汤加王国拥有公认的“零污染”海域

在海中与大翅鲸作近距离接触,过程远比想象中顺利。在正常情况下,靠游泳是无法接近大翅鲸的,但它们却一次又一次慢下脚步,任由我们在水下无限接近,甚至让我们感受到一种能量层面的对话正在进行。

一位拥有几十年潜水经验的当地向导陪同下水,看着我们一次次轻松地在水下接近那些身长十几米、重达几十吨的巨无霸。他从最开始的担心与惊恐,渐渐过渡到了全面接受,不再继续指挥我们。我们的队友笑着安慰他——别担心了,我们懂大翅鲸的语言。

什么是大翅鲸的语言?是它在海中的美妙歌喉,还是在深蓝空间里的美芭蕾舞姿?不,在我看来,是一种无需借助声音和形体动作的沟通,这些个头庞大但是性情温顺的动物,在水下总让我有一种感觉,它们能理解我们传达的善意,而我们也能感觉到来自对方的好奇。

Jessica Du在海中近距离接触大翅鲸塞班

推荐人:铜峡谷

一直觉得,幸福就是做自己喜欢的事,并能身心都享受其中,是一种在时光隧道里把匆匆穿过的事情系数记录下来的心情。但是在塞班,在阳光、微风和清澈温暖透明的海水的陪伴下,我跟潜水伙伴们却都同意:所谓幸福,就是下次我们还会一起在海中徜徉。

塞班岛在世界潜水者中的知名度无需赘言,这里面向中国公民实施45天免签入境政策,持有效护照即可入境。我个人偏爱的两个潜点其实是相当受欢迎的两个——塞班蓝洞(Gratto)和鹰鹞城(Eagle Ray City)。前者位于塞班岛的东北角,是一个与太平洋相连的天然洞穴,曾被《潜水人》杂志评为世界第二的洞穴潜水点。由悬崖断壁形成的天壤洞穴进入,水深22米处有三个横向洞穴通往外洋,而最令人称奇的是洞内景观,来自外洋的光线射入洞内,形成魔幻的蓝色世界,每次潜入这里,总会给留下很长的回味。

与鹰鹞共游

鹰鹞城这个潜水点适合高级别的自由潜水者,下潜至20米深的海底,静静等待一段时间,可以有机会和鹰鳐共游。好的日子里,有40多只鹰鹞在此处徘徊,广阔的海底沙平面中有一处礁石,可供潜友爬伏。带着足够的耐心来到这里,你会发现自己反倒是鹰鳐的观察对象,这些好奇的生物会在不知不觉中趋近人类。

本文撰写过程中得到了Harbor House Life(微信号:harborhouse-life)的帮助,特此致谢。更多前沿旅行内容和互动,请关注本栏目微信公众号Travelplus_China,或者搜索“私家地理”。来源澎湃新闻记者)

责任编辑: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剑河白癜风医院